Posts tagged 重庆

准国庆四川游(6/6)-美食重庆

1

噜噜在两年前来过重庆,参见重庆consulting之行——辣不倒的噜布重庆consulting之行——购物磁器口

一直对重庆的美食有着很大很大的向往,这次来重庆就是冲着美食而来,说的具体一点是冲着火锅和泉水鸡而来。

飞机停在重庆,走进机场好像就隐隐约约闻到了重庆火锅的味道,我们急不可耐地憧憬着,噜噜有点忐忑,生怕力荐的重庆火锅不能让我满意。坐机场大巴坐到底下车找酒店,订的是重庆希尔顿,可能是国庆假期没有多少商务旅客的关系,房价很便宜-341大床标间。噜噜对这一带还比较熟,凭着印象走了一刻钟也就到了。沿路上经过了好多小吃店,我好奇地探头探脑地张望,发现每一个小吃店里人都不少,好多店感觉就是山壁上挖的深深的一个洞,里面灯光也昏暗,和上海的小餐馆很不一样。一下机场大巴就有不少挑夫拄着扁担揽生意,算是重庆山城的一个特色。

宾馆还是很不错的,房间宽敞明亮,我们放下东西,换身衣服就出发了,吃饭时间还早,我们先去坐长江索道,宾馆门口打车,被拒好多次,被抢好多车,终于打上车说我们去长江索道站,司机把我们拉到一个闹市区,手一指:那就是!下去吧!我们乖乖付钱下车,一看那边的站牌是地铁站,问了旁边的商家:长江索道站还远了,走个20分钟吧。。。我们真是哭笑不得,碰上过拒载的,还真没碰上过这么耍人的。。。罢了,走吧,感觉重庆还是市民气息非常浓重的,路边不少人打着赤膊坐着打牌或者发呆,小商铺一家挨一家,黑乎乎一片。总算走到了长江索道站,巨破!电梯也巨破,被旁边的人一拥,登上发车站,楼上更破!不过票价很便宜。。。看看周围的乘客好像还是游客居多,不少都是拿着照相机的,怎么也不把这么个地方翻整翻整。。。索道车巨挤,贴着玻璃窗拍了几张照,晃晃悠悠没多远就到了对岸。

长江

长江

下车来送了一口气,打车上南山吃猪圈火锅!继续被拒。。。翻了google maps,结果搜出来的公交车没人听说过。。。根据路人的建议总算确定了一条线路,大太阳下等了20分钟总算有车来了,车况不咋地,不过还好有位子坐,hoho 车子经过了南山泉水鸡一条街,经过了一个大学,经过了几个站,什么岔路口什么的,最后停在了老厂,下车一问还远着呢,走着得要半个小时,考虑到下午三点,暑气逼人,只好打个残的,10块钱,下车后仔细确认了,确实就是我们要找的猪圈火锅!没想到进了门还要爬上一座小山,才到就餐地点!

一桌火锅

一桌火锅

平台风景

平台风景

最喜欢吃的就是超级新鲜的牛肝,毛肚和鹅肠,我们的锅不是特别辣,但是特别香,也不像淘宝上买来的某些火锅调料那样一股牛油味。他的底料香得很纯,加上食材非常非常新鲜,实在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火锅,巴适!!花生奶还不错,不过不够甜,蔬菜很大份,麻油料我一个人要了两份。最后毛肚和牛肝都加了两份。吃到十分饱之后,在猪圈门口打车10元,到了公交车站,公交车把我们送到重庆邮电大学门口,我们在那边逛了逛,实在吃不下泉水鸡了,看着整街的饭店,每一个都热火超天每一个都宾朋满座每一个都自成一家,真不愧是美食之都啊!实在吃不下了,只能坐车回市区,到了解放碑,解放碑比春熙路热闹不少,解放碑的大屏幕上在反复播放前几年国庆期间重庆一辆公交车在过江时翻下大桥造成的惨剧,引人侧目。

热闹的解放碑

热闹的解放碑

就是这个碑

就是这个碑

解放碑上买了一点小吃,味道还不错,回到宾馆后,嘴又馋了,上网搜,发现希尔顿旁边就有一家胖妹面庄很有名啊,下楼看看,打烊了,而且胖妹出门渡假了,整个国庆都不回来,悲剧啊!只好随便买了点东西吃吃,味道倒也不错!

第二天,我们晚上回上海,白天去了朝天门和洪崖洞。去朝天门的公交车站离着酒店不远,过了地道就是。朝天门真脏啊。。。广场边上写着严禁遛狗,严禁乞讨,严禁打气枪,走近一看,广场上好多遛狗,乞讨,打气枪的。。。拍下两江交汇的情景后我们迅速撤离。。。

三‘江’交汇

三‘江’交汇

从朝天门顺着江走着就能到洪崖洞,一路上看着江的对岸好像环境好一点的样子,衷心希望重庆能发展得更加干净一点。洪崖洞很有气势,远远地就能看见黑洞洞一幢大楼。据说因为重庆的马路沿山而建,有一些大楼从这条马路进楼发现是9楼,另一条马路进大楼发现是底楼,看了洪崖洞的建筑就很能理解这个笑话。

洪崖洞

洪崖洞

进了洪崖洞有点眼花缭乱,小吃太多了,还好有噜噜带路,吃了几个最好吃的小吃,我也尝试了几个噜噜不推荐的小吃,果然味道不咋的,像是烤羊肉什么的不大好吃。

我觉得洪崖洞里好吃的小吃是酸辣粉;担担面,龙抄手也不错,虽然他们算是成都的小吃。。。

酸辣粉,非常好吃!

酸辣粉,非常好吃!

龙抄手和担担面

龙抄手和担担面

本来还想再逛,一看时间来不及啦,赶紧奔赴2048去吃香辣虾,据说路比较难找,在凯旋路电梯附近,我们打了个车,这个女司机倒还不错,一路顺利到达。点了虾蟹大战,味道巴适!是上海复茂之类没办法比的

虾蟹大战,虾比蟹好吃

至此,重庆之旅,整个四川之旅圆满完成!再见了,熊猫;再见了,四川美食;我们一定会再回来的!

三个月过去了,现在又对四川的火锅、串串、香辣虾怀念不已;每逢出去旅游到了一个穷乡僻壤,布布就会口中念念有词:我要吃阳澄湖大闸蟹,成都的串串,重庆的香辣虾和火锅,绿波廊的椒盐饼眉毛酥,南翔小笼,苏州羊肉面,苏罗苏罗。。。

重庆的失望

0

大噜病了,暂时不能更新游记。今天去挂了盐水,希望能很快好起来。我这篇不能算游记的游记,只是抒发一下自己这次出行最强烈的感想。要看真正的重庆游记,还是期待大噜的文章。

提起这次旅游,原本期待最大的是重庆,因为两年前出差去过,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可见我两年前的游记重庆consulting之行——辣不倒的噜布重庆consulting之行——购物磁器口)。虽然两年里在我的诱惑下我们涮了无数从重庆邮购来的火锅底料,我仍然一如既往的在大噜耳边呱躁重庆真正的美食的魅力,所以这次期待好大!没想到故地重游却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1>重庆人(其实四川人都是一样)不管男女老少都绝不说普通话,即使你跟他们说普通话,并表示听不懂四川话,他们也绝不会说普通话——深深感觉上海人太好欺负了,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都快被教育的不会说上海话了,还要说我们上海人排外,指责我们说上海话是陋习——那些北方沙文主义者有本事杀到四川去试试,肯定弄个灰头土脸,人家根本不睬你撒!

2>第一次打车去坐嘉陵江索道:第一个司机借口不认识拒载,第二个司机载了我们却不动声色的把我们放在一个完全没关系的站点下车,真是太没有道德了。害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才找到。后来我们发现,不管是打车还是乘小巴,司机都会在他自己愿意停下的地方把你放下,即使再往前开10米就到了,他也不愿意。导致我们后来对所有的司机都不信任,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反复问是不是目的地。

3>找人问路,90%的人只是头也不抬的手往某个方向一指,绝不愿意开口说一句话。

4>不敢打的了,只能乘公交。然后发现前后左右站着坐着的人都在朝窗外或者车厢内吐痰。一口接一口不亦乐乎。

5>晚上去解放碑。美女没看到,却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吃完东西往地上一扔,或者随手把餐巾纸往地上扔,包括各种打扮时髦的妙龄女郎。大噜连呼“恶心死了,看不下去”。

6>去大都会商场逛店,看到一妇女抱着小孩在商场的废物箱边上把尿——联想到到了某年国庆在上海外滩看到某外地夫妇抱着孩子在外滩情人墙边大便的情形。

以上总总,不胜枚举。总的来说,在重庆街头吐痰、扔垃圾是正常的,要是不扔,那才不正常呢。

重庆确实是个慵懒的城市,但这种慵懒,是无秩序、无道德、极度自私的慵懒,是一种只要自己舒服不管别人死活的自由,是一种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闭塞与冷漠。

不得不说,重庆美食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沉迷,餐饮业的服务也总算勉强过关。但是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寸步难行,连一向嘴馋的大噜在承认他在重庆吃了这辈子最好吃的火锅和香辣虾后,还是斩钉截铁的表示,他不愿意再来重庆了。

回到舒适的希尔顿,我想,为什么上次出差的记忆如此美好,这次的自由行却感觉这么恶劣?终于想通了,上次是陪美国人来做审计,客户对美国总部来的客人自然招待无微不至,出行都有车接送,吃饭都事先定位,我们哪有机会和真正的重庆接触?即使是我自己去瓷器口游玩,那样一个发展成熟的旅游区跟真正的重庆生活也是毫不搭架,所以才会有我们这次的措手不及。正如我们躺在宾馆舒服的大床上,感觉与外面的城市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我们的周日

1

今天起得早,下午一点半基本洗漱完毕。吃完早饭——酸奶猕猴桃,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彻底腐败了。今天又去超市买了三文鱼,大噜的肚皮啊,哗哗哗。葡萄柚都快卖完了,只拣了剩下的几只带回来。逛了一个多小时,200多块钱又没了。。。这个月难道又要超?哭~~

晚上照例还是去做礼拜。然后去妈妈家拿了她功率强劲的榨汁机。回家把一只西瓜都榨了,连肉带皮,两大瓶西瓜汁。哈哈,果然很清香。

原来计划再吃一顿火锅,11点了,太晚了,明天吧。想到我们正宗的重庆红油火锅,真是流口水啊,哈哈。

重庆consulting之行——购物磁器口

1

一直以为磁器口是瓷器口,到了一看才发现牌坊上写着磁器口。

这个坐落在重庆边郊的小镇就像朱家角一样由热闹的商业购物街和清冷的居民区组成。

从正门的牌坊进去,就是一条条繁茂的小商品、手艺人、小吃集集的小街。出差的我从广州开始养成了把花钱当减压的习惯。到了这儿,当然心情大好。

嗯,羊肉串,来两串儿;凉粉来一碗;牛肉干,拿一包;那个啥,麻辣腊肠,也帮我包起来;鸡毛毽子?也要!还有个好奇怪的拳击捶背棒,也买了。瞬间,手上、包里、嘴里都塞满了东西。

才刚开始呢,继续逛。拐角处一家小店,门廊上挂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葫芦,一下就兴奋了,居然在这里找到了!从小看蔡志忠漫画,特别羡慕老子和庄子佩的那个大葫芦,可是走遍各地,就没看到有买那么大的。终于,这里有。太好了。慢慢挑。各式各样制作好的葫芦,葫芦壳被打磨得光光的,亮亮的,嫩黄嫩黄的,哎,不是我想象的那种唉。忽然一眼扫见店内角落的地上放着一排大葫芦,还裹着点薄泥,颜色也少有斑驳,对了,就是那种!挑了个形状好的,虽然仔细看葫芦壳上还有一个小坑,但是没关系,道家讲究自然嘛,就它了。没怎么舍得还价,落袋为安。

一边吃各种小吃,一边往前逛。路过一小摊,倏的窜出一根火舌,妈呀!吓得我连退几步。定神一看,原来是个漂亮mm在做玻璃制品呢。一根长长的玻璃管,融化后被做成各种可爱的小猪,小锁,兰花等形状。真漂亮!看得我都走不动了。原来小摊后面的小店就是卖mm做出来的玻璃制品的。忍不住进去逛逛,东西可真多。挑来挑去还是挑了小猪。一排五只从大到小的天蓝色玻璃做的小猪,小猪的两个耳朵是好看的蓝色,身体通透通透,太可爱了,买下来。本来还想买个龙送给爸爸,放在橱窗里点缀点缀。可是我要的那样大小的龙没有我想要的浅绿色。只好算了。又挑了个古法琉璃挂件送给妈妈。

不知不觉逛了好多店,走了好几条街,来到了江边。这里差不多是商品小街的尽头了。到江边走了走,好冷啊。逃上来。几条小街的交接处。我们挑了一条没走过的进去。一下子安静了。

这里到了居民区,一街之隔。没有游人,也没有商店。只有两两三三的老人,在自家门口对话。在青苔石板上走,偶尔路过街道的黑板报,教大家怎么灭鼠。安静得有些凉意。

一转弯,忽然间一个小门楼,接着一条窄窄的石梯,通向坡顶。原来是个小庙。想起网上查到的资料,据说明朝的建文帝被他叔叔打得东逃西窜的时候,曾经在磁器口的小庙避难过,应该是这里了。怪道在临江的阶梯上,还筑有一个隐龙门的牌坊。我对寺庙兴趣不大,而且避难所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场所,所以只是在坡脚下向庙门望了望。小小的门楼挡住了视线,只能稍见一半黄色的墙垣,未见有香火,在雾蒙蒙的天气下与周围不融洽也不冲突,倒也独然自守。

再往里走,越发寂寞。窄窄的街道,走过人家门口也不好张望。慢慢觉得自己在这里变得唐突。打道回府吧。

回头转身,看见一个茶室,门口飘着茶字大旗。往里张望,室内尽头有个女子在自斟自饮。闻着是普洱。奇怪这里也饮普洱吗?就进去了。果然茶室一边摆着好几种普洱茶饼、茶砖。想起来老爸想喝普洱茶,那就带点吧。询问mm,mm却不急着卖茶,只叫我们先坐下喝她泡的普洱。功夫茶的泡法,味道不错。喝了几杯,只管谈些普洱茶的逸闻。原来这款是她新进的茶,正在试喝呢。想买这种,她却推荐另一种更便宜的,据说口感更好,价格却实惠好多。我想起老爸喜欢高档的东西,恐怕买便宜的不中意,执意要买贵的。她就推荐了凤牌的,价格高一点,但是年份和口感都会更好,又给我打了折。买好茶饼,我又对她泡茶的壶起了兴趣。一直想给老爸买个紫砂壶,就是买不到好的。我问她手上这几个壶是紫砂的吗,她说是啊,原矿清水泥的,但是这几个壶却不卖。原来是老主顾已经买了的,放在她这里每天用茶养着。我抬头看茶室的另一边,果然列着几个紫砂壶。相中一个圆壶,叫大圆趣。她说这个贵,原矿红泥,又是名家做的,要1000,自己用,不如买那几个300多的。可是紫砂壶这东西真是奇怪,看看那个300的花壶也很好看,可是再看看什么装饰也没有的大圆趣,反而越看越有味道。我坐在那儿摩挲来摩挲去,把每个壶摸来摸去,折腾了2个小时,mm倒也不急,只管给我们泡茶,介绍紫砂壶。其间她丈夫咬着个烟斗也回来了,看到有客人坐着喝茶,便只在门口站着和路过的人打招呼。原来他们夫妻也不是这里的人,只是喜欢这里宁静的生活,才搬来卖茶,住了2年,据说做的都是熟客生意。我实在舍不下大圆趣,咬咬牙,800买下了。

小心翼翼的捧着我的紫砂壶,终于结束了我磁器口之行。从闹市中入,从静庐中出,倒也完整。

重庆consulting之行——辣不倒的噜布

2

未到重庆之前,先在网上查了功略。大致网上的游记都提到重庆的一个特点——麻辣美食。许多文章都写了那些原本以为很能吃辣的人到重庆被麻辣美食疯狂挫败的经历。我是以不能吃辣著称的,所以没想过到重庆来挑战自己的味觉。为了防备我的肠胃在重庆受到摧残,老妈特意给我带了胃达喜、黄连素等药,临走还塞给我一大包饼干,以保证我这个不吃辣的人在重庆不至于被饿死。

可是,来了重庆,怎能不吃辣?满街的火锅、川菜、小食,铺满了红红的辣粉花椒,那个香气飘呦,在出租车上就闻到那股子麻辣味儿。在这儿,不吃辣就意味着没东西吃。而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儿又特别想吃辣,可能是潮湿的天气的关系吧。管它呢。第一顿晚餐,2086香辣虾。不知道和2046有啥关系?破破的小店,顾客盈门。好不容易找到个座位,四周全是吆五喝六猜拳的人,江湖气好重啊。上来一大锅虾,满满的一片红,只要46块!那个香气直往鼻子里钻,下筷子喽。好。。。辣,擦一把汗,继续,辣呀。。。喝汽水,继续。。。。好辣,可是还是放不下,太好吃了。嗯,这跟我在宜昌吃得香辣虾味道很相近啊,当然,宜昌的虾更新鲜,而这里的味道更够劲儿。吃了一身汗,回去了,很有成就感。

第二顿晚餐,我的可怜的供房子的senior不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了,我带着北京的spa mm独闯解放碑去吃外婆桥火锅。流水席,环境不错。为了省钱,俺们要了个重庆人最常吃的红油火锅,服务员提醒说,很辣哦。不管。上来一锅红汤,恐怖。刚开始吃,还好嘛,辣是辣了一点,也没太觉得啥。慢慢的,火把辣椒味儿烧出来了,不对了。挺能吃辣得mm也开始流汗了,我更不济,到处找纸巾。红红的辣椒水在锅里翻腾,捞出来的菜品都是一层辣椒油,又烫又麻又辣,放进嘴里,眼泪都留了出来,我忍、我忍、我实在忍不住了,跳起来,冲到自助吧就去拿冰西瓜,恨不得直接塞嘴里算了。太辣了,辣得我觉得自己的嘴唇像香肠一样又厚又重,辣得我坐不住,只想站起来跳几下,浑身都出汗。

当天晚上,睡在被窝里也一直出汗,半夜还被自己嘴唇辣醒。第二天,感冒了。。。

第三顿晚饭,客户请我们去南山吃猪圈火锅。基于外婆桥的惨痛经历。我对火锅心有余悸。客户再三说,猪圈火锅才是最真宗的重庆火锅呢,好吧,那就再受一次刑吧。上来一个鸳鸯锅,中间一圈白汤,周边一圈红汤。一股香味儿,嗯,我馋老虫又范了,把上次的教训抛诸脑外。夹起一块牛肚就往红汤里涮,哦,好吃哦。继续继续,不知不觉,吃了1个多小时,居然不怎么需要喝水,虽然还是汗流浃背,但是好吃!难道我的吃辣水平锻炼出来了?客户说,因为是鸳鸯锅,所以辣汤会比一般的红油锅稍微不辣一点。切,忽略不计。

周末,继续扔下小senior,现在男人真难搞。带着spa mm去磁器口和洪崖洞玩。一路上尝遍各种重庆小吃。盖着一层花椒的麻辣羊肉串、不知道名字的麻辣凉皮儿、凉粉、有名的酸辣粉、泡椒肥肠米线、串串、当然,也有不辣的糍耙什么的。太好吃了,奇怪的是,我居然没觉得怎么辣,甚至在吃肥肠米线时,觉得辣得不够味儿。老板娘奇怪的看着我这个外地人,又给了我一勺子泡椒。实在没想到,我在重庆居然能毫无障碍的尝遍各种小吃。

周日本来想去南山尝尝有名的泉水鸡,可惜spa mm也半路退出了,剩我一个人上山不安全,在朝天门看了嘉陵江和长江的两江交汇处,爬了半天的马路,没找到长江索道,只能败兴而归。算了,留待以后和大噜一起来吃美食逛重庆吧。我可是辣不倒的噜布哦!

重庆consulting之行——working with 老美

1

说起来,我中国也走了一大半了,居然没去过重庆这个美食之都和美女之都,真是丢脸。这次终于有机会,居然还是consulting性质的项目,哈哈,要在这个城市好好翻滚一下了。

第一天去公司上班,进门三个老外,一个金发碧眼的mm,一个光头憨憨的大个儿,一个高个头帅哥,哦,这就是客户美国总部来的内审。大家客客气气打招呼,瞄一眼桌上的饮料,嗯,都是进口商品,最差的就是伊云了。果然档次不一样,不过都放在老美那边,除了伊云,每种只有三份,差别待遇很明显。原本我对伊云就不感冒,法国回来后,更是觉得农夫山泉也许更好。

工作一天后,明白了自己的职责,大致就是陪他们开会,帮他们做口译,给他们抽样本。真是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儿干吗一定要senior,只要找个英文系毕业的,认真肯干的A2不就得了。好吧,既然不要我们动脑子,也不希望我们提建议,那我决定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埋头苦干吧。即使发现问题也不告诉他们,哼哼。有时候,真是替他们着急,怎么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们就是绕不清楚呢。可怜的老美,拿着美国的那套标准流程,这儿套,那儿套,套不下来,他们也懂放飞及啊,呵呵,audit放诸四海皆通。

三个老美中,帅哥最nice,不过他是IT consulting specialist,跟我没有交集。但是人真得太好了。那天下班,我问他可不可以让我们的spa小朋友跟我们一起回去,他自言自语自相矛盾了一番,自己去客户那里把小朋友找来了让我们带走。呵呵。光头同志据说看上去比较凶猛,其实也是一可爱的主。我陪他去开会,看他弄来弄去弄不懂,忍不住稍加指点了一下,回来后,他那个感激,由内而外啊。唉,估计也是个小朋友。让我抽凭证,连format也没给我,我自己花半分钟倒腾了一个,他那个excellent, perfect得叫啊,我都不知道说啥好。有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做的东西不见了,欧欧欧的叫,后来终于找到了,得意忘形得跟他的manager mm说:“If it’s lost, u’ll have a very unhappy Jeremy”. 害我一口伊云没喷出来,那大个儿!客户在偷偷请我们吃饭的时候普遍反映金发mm是个很严肃的人,其实还好啦,manager确实有manager的样子,跟你谈工作的时候很严肃,抛开工作,还是很可亲的。中午吃完饭,那帮人还在那里讲笑话,屋里哇啦做各种怪动作,白种人一疯起来,气势惊人,让我立即想到了在威尼斯看到一帮喝醉酒的白人把人摁在地上玩时我们落荒而逃的情景。这里当然不用逃啦,可是我脆弱的心灵还是吃了一惊。

说实话,老美的工作似乎没啥章法,就拿抽凭证说吧,一会儿要抽这个,一会儿要抽那个。明明抽过了,还要抽一遍。一个expense来来回回抽了5遍。抽某个样本的时候因为没有抽到11月份的,金发mm一发狠,叫客户把11月份所有的employee expense抱过来,俄得神,这叫是美国派来的内审,如果我们提这种要求,不被客户抽死才怪。看finance那个staff那张又抽筋又要笑的脸,真是于心不忍。

不知道是宾馆太滥晚上空调坏了,还是伊云喝太多细菌超标的原因,今天,我感冒了。在办公室里,从我第一个喷嚏打起,三个老美开始陆陆续续的打喷嚏。据说感冒对他们来说是很致命的病,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只是伴随着喷嚏声,是他们此起彼伏的”bless you”。我连打两个喷嚏,就听到旁边的Jeremy说 “Bless you”, “Bless you again!”,hoho书上学到的东西终于得到了实践,可惜换我还是没好意思说。

今晚,客户去请老美吃饭,老美不给面子没答应。又偷偷来请我们吃饭,我们偷偷地答应了,哈哈,终于可以省一顿饭钱了。中午吃食堂自己还要掏11块钱,又被鄙视不给住hilton,晚饭也没人管,其实我们还是很艰苦的。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