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加班ing,中午和经理们在公司附近的屋企茶餐厅吃饭,我吃双拼饭,烧鸭拼烧肉,拼啊拼,吃啊吃,思绪就兜啊兜,有点像《麦兜的故事》的片头,不知道要兜到哪里去。

最先兜到的地方就是深圳:诺富特旁边的地方,地王大厦,定位高端的啥啥百货;居民区深处切切寻找仍未找到的糖水店,“未找到”糖水店的分店,深夜里两碗甜品,空落落的店堂;公园里的胜记,好吃的臭菜;坐20几站公交车才能到的早茶;小平大画像,走不通的地铁通道,破破烂烂的百货商店里的熙攘人群,一副港腔的潮州牛丸外加牛肉边炉店,错综复杂的巷子,停业看奥运的小餐馆,广东话的电视频道,炎热的夏天,被面商店门口着火的霓虹灯。。。好久好久,很开心的生活,很愿意一直兜下去

不过思绪还是不由自主兜到了广州:对圣诞的憧憬,潮湿的天气,拿着铁棍的迷彩保安,臭,便宜的小吃,四星级酒店旁一人宽的小巷,小巷两旁拥挤无比的楼,楼下火爆无比的川菜店,川菜店里食客们好奇的眼光,木瓜汁,客户请吃的让人想睡觉的午饭,买的两只噜,便宜的肠粉,多出来的一天假——香港的圣诞,很多高达,走不动的大噜和很走得动的噜噜,海边的大路,没人的码头,比南京路还挤的铜锣湾,包,彩灯,燕窝,耳环,德辅道西。。。匆忙,充实的几天

后来兜回到深圳,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闷热的天气,发霉的五星级酒店,误点的航班,照顾的同事,成群的小姐,在她们周围围成一圈的先生,杂乱的华强北,一个个商店,一个个柜台,一只只手表。。。懵懂,好奇的几天

最后咣当一下,才发现原来我还在上海,双拼饭已经拼完了,买单,走人。。。小姐,我们的门卡,打折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