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往事

吃饭

0

连续加班ing,中午和经理们在公司附近的屋企茶餐厅吃饭,我吃双拼饭,烧鸭拼烧肉,拼啊拼,吃啊吃,思绪就兜啊兜,有点像《麦兜的故事》的片头,不知道要兜到哪里去。

最先兜到的地方就是深圳:诺富特旁边的地方,地王大厦,定位高端的啥啥百货;居民区深处切切寻找仍未找到的糖水店,“未找到”糖水店的分店,深夜里两碗甜品,空落落的店堂;公园里的胜记,好吃的臭菜;坐20几站公交车才能到的早茶;小平大画像,走不通的地铁通道,破破烂烂的百货商店里的熙攘人群,一副港腔的潮州牛丸外加牛肉边炉店,错综复杂的巷子,停业看奥运的小餐馆,广东话的电视频道,炎热的夏天,被面商店门口着火的霓虹灯。。。好久好久,很开心的生活,很愿意一直兜下去

不过思绪还是不由自主兜到了广州:对圣诞的憧憬,潮湿的天气,拿着铁棍的迷彩保安,臭,便宜的小吃,四星级酒店旁一人宽的小巷,小巷两旁拥挤无比的楼,楼下火爆无比的川菜店,川菜店里食客们好奇的眼光,木瓜汁,客户请吃的让人想睡觉的午饭,买的两只噜,便宜的肠粉,多出来的一天假——香港的圣诞,很多高达,走不动的大噜和很走得动的噜噜,海边的大路,没人的码头,比南京路还挤的铜锣湾,包,彩灯,燕窝,耳环,德辅道西。。。匆忙,充实的几天

后来兜回到深圳,这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闷热的天气,发霉的五星级酒店,误点的航班,照顾的同事,成群的小姐,在她们周围围成一圈的先生,杂乱的华强北,一个个商店,一个个柜台,一只只手表。。。懵懂,好奇的几天

最后咣当一下,才发现原来我还在上海,双拼饭已经拼完了,买单,走人。。。小姐,我们的门卡,打折撒!

婚礼随想

1

   这两天好多人结婚:前天我们参加了宋垚完美的婚礼,今天噜噜又参加了期盼已久的同事婚礼。我做完礼拜,跑去万豪大堂等噜噜,看着熟悉的布置风格和花艺装饰,不由得想起了我们自己去年的婚礼。

  一年多了,有些细节需要照片的提醒才能回想起:诸如伴郎究竟有没有在主桌上大吃特吃,舞狮结束后两幅对联的内容等等。。。

  而有些内容会经常浮现在眼前,像这个: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家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哥林多前书》第十三四至八节。

希望神的祝福永远充满着我们。老婆,我会更加努力的。

我们的故事(八)-The Others, in the classroom

2

早上看了前些个故事,发现体育锻炼的已经有好几个了,算是我们以实际行动迎接奥运了。而今天的故事,不太一样哦,是发生在教室里,发生在课堂上。

 

我们学校非常重视英语教学的,一个学期有精读,阅读和听力三门英语课;各科侧重不同:精读着重讲语法、辞法和写作;阅读就是教你怎么阅读拉,通常是以理解为目的的快速阅读,上课时经常很紧张,因为阅读节奏挺快;而最难上的还是听力课。

 

首先,听力材料是Listen to this, 我感觉还是挺难的,经常会听不全,靠猜来做题。关键是,老师会不断地提问,通常是照着座位顺序one by one来流水答题的。不过老师会很有技巧地打断正常顺序,点名找上几个在开小差的TX来回答。

 

——“No.9, No.9, No.9 。。。” 然后在耳机里传来依稀可辨的鼾声。。。

——“N7N7”“。。。(小声的)XX,这个选啥。。。”

 

这个课上得多有压力阿,答不出的话就要清清楚楚地在全班耳旁栽大跟头拉。可以说一个学期的听力课只有一节课是开心的,因为那节课看录像!看录像时,既有故事看,也不会被提问,哈哈!

 

有那么一节听力课,我们全班一起在视听教室里看美国电影 ‘The Others’. 我坐在最后一排,我的左边隔了一条走廊并一排就坐着我老婆。

 

大家把窗帘拉严实了就开始放电影,这部电影的中文名字叫 小岛惊魂,一听就知道是个恐怖片,电影铺陈的挺有节奏的,大家都看得很投入。。。作为一部惊悚片,入戏了就代表着要倒霉啦。。。

 

电影依次出现了几个小高潮和小桥段,折腾了一把大家的神经,然后出了很恶俗的一个大招儿:给了一个很突然的恐怖事物大特写,屏幕震撼力很强啊,大家都给吓了一大跳!我是坐在位子上往后一跳的,还好背后没有人了。。。

 

与此同时,坐在那边的噜噜发出了很响的一声惊呼,带着耳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当然我们坐得比较近,也是一个原因)。哈哈,是谁胆子这么小阿?我把头转过去,身体前俯后仰,视线绕过了复杂的视听耳机,终于准确定位在老婆身上。这个时候,她正在不好意思地笑,然后抬头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后来她说其实她叫的不算太响的,差不多只有我一个人转来转去地看了她好久,还一脸坏笑的。。。

 

其实呢,当时大家都吃了一惊的,老婆看电影时,心情比较放松,吃惊就叫出来啦;我呢,为了维护胆大勇敢的形象,总算摈住了没有叫。现在在一起,老婆算是揭露我的真面目拉,知道我有所不畏而又有所畏;然后现在老婆就老是拿那个万恶的长尾巴的啮齿类动物来吓唬我,哼哼!

我们的故事(七) – 言归正传

11

我们的大学,体育应该算是是弱项吧,所以就变着法儿地让我们参加锻炼。除了上上上上次讲到的早锻炼签到制外,学校还有一个狠招儿—— 12分钟跑。 

这个词现在已经显得有些落伍了,21世纪初的时候可是很有名的。当时一些颇有名气的男足运动员就是因为在这个项目上吃的亏而被迫挂靴。没想到,大学体育课也搞这个了,更令人发指的是:女生也要跑!男生标准线是2600米,女生好像是2200米吧。 

说起长距离跑来,我从高中开始就跑了。高一时候的一千米,一千五百米都不算啥,高二的时候,学校运动会,1万米,谁跑?班内抓阄吧。兄弟我抓到了。。。试跑了一次后就比赛了,开始猛跑,之后双腿灌铅,之后喘气不能,最后在终点看台处被冠亚季殿等军依次超过。。。嗬,那欢呼,山呼海啸的,差点就忍不住朝看台招手了。。。 

为了避免历史耻辱再演,我想了几个办法应对12分钟跑。诸如考试时作弊,多吃点猪脚爪等办法,由于成本太高,操作难度太大等原因都放弃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每天去操场练习了。 

每天晚上从热闹非凡的寝室走出来,走过黑灯瞎火的生活区,和不那么黑灯瞎火的动体育会路,最后穿越非常黑灯瞎火的教学区,才能走到月光照明的足球场。那时的球场没有草的,周围一圈煤渣的400米跑道。跑道上各种锻炼的都有,跑步的有好几个,有带着耳机散步的,还有一些明明啥也看不见还在练习踢盲球的TX。。。 

我都是从球场入口处看好时间开始跑,跑到足球场深处没啥人的地方发足狂奔,然后一圈下来跑到入口处的时候就气喘吁吁哼哧哼哧地慢慢调整。保持这个节奏感,跑个2000米左右就收工回家。 

有一天,依旧来到球场准备练跑。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女生的声音,就是我老婆拉!原来她和一个要好的同学也来练习12分钟跑了。作孽啊,12分钟2200米实在是够她们受的了。借着球场入口处的小灯,远远看了一下果然是她们,没和她们打招呼我就开跑了。差不多跑了一圈,发觉她还是在入口的地方,这个时候我已经一个冲刺下来,两眼发花了;为了不给她留下老弱病残的印象,拼了一小下,保持高速通过入口处,然后,开喘~~ 

差不多大半个学期一直这么跑着,经常能看到她,一次也没敢和她打招呼,就是这么跑步来着。只是在超越她时,经过她时,迈着大步,保持高速,搞得自己像是沙特阿拉伯的骆驼一样。不过,这个昏暗的球场,我在跑步的时候又不戴眼镜,有时并看不清是不是她;如果她不发出声音,5圈跑完我都不一定能找到她。能看见的话,心里挺高兴的,就是不敢打招呼来着。有时,退场的时候能确切地认出她来,经常是和她要好同学一起走的;这路灯昏暗的,估计冲过去打招呼能把她们吓一跳,算了。她呢,估计她不一定把我认出来过。。。 

跑着跑着就得上考场了,记得是男生先跑,像开动物狂欢节一样,大家都狂跑了;我这么多时间没白练,总算顺利挤进了标准线阿,冲刺的时候处于大脑停止运转只留小脑的状态,只看见跑道边好多人,好像都是女的阿,干什么呢。。。哈哈,原来是班级的女生在为我们加油呢,由于跑得太快也没看见到底有谁。 

跑完后走了好一会儿(有些TX在这个时候吐了。。。),大家男生就一起投桃报李,帮女生加油去。老婆不在第一集团里,跟在后面,跑得时候非常认真,脸色挺难看的(这是废话,我跑得时候也一定是这个样子)。冲刺的时候,男生都跟跑了,帮着加油呐喊,好像给我老婆加油的人特别多。。。终于,顺利及格!

我估计这个学期老婆的锻炼量大概比整个大学期间的活动量都大,还好,总算没有白费。后来,听老婆说她对长跑项目一直是比较苦手的,当时是下了挺大的决心克服懒惰去练的。恩,看噜噜现在非常坚定的不锻炼态度,很难想象竟然曾经是一只主动锻炼的噜阿 🙂

老婆,那个时候你在操场上跑步的时候,到底认出我来了吗?后来我考试的时候,你帮我加油了吗?我可是对冲刺的你吼了好几嗓子的。

我们的故事(六)-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

5

我们俩都是10月的生日,而且只差了一天,这样一来我们每年生日都可以一起过了,同一个蛋糕,同一份晚餐,同一声Happy birthday给你给我,一个温馨的晚上就这样把两个互通的生命联系在一起。可是,不要以为,这是天注定,如此联系就可以让两个生命再也不分开的。

一场秋天的风催生了好多宝宝,其中一个是噜噜,还有一个是我。一定是像上一首歌唱的那样,天使在她出生时撒上了星星和月亮的光辉,所以噜噜才出生的时候就长得非常非常好看,看到的人都喜欢看她,逗她,都说评上宝宝明星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一开始爸爸的家里人问,小姑娘好看吗?爸爸故意逗他们说:“小姑娘眼睛像绿豆,耳朵像馄饨,嘴巴像畚箕,鼻头像一只生煎馒头,脑袋像汤团!”后来等他们看到噜噜的时候,都笑坏了:“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你爸爸真是会乱讲!”

噜噜这么美美地长大,每年到了生日的秋季,是噜噜最开心的季节。秋天的天空,秋天的云,高旷清远;然后被一阵秋风吹乱,然后天和云又慢悠悠地排叠起来,明亮悠闲直到冬天的落日照近。秋天的月也最清雅,它只在夜幕开启时现身在鱼肚初现时撤身。这些风和云和月到了晚上聚在一起,就来看着噜噜。看噜噜吃大闸蟹。

噜噜是大闸蟹大王,她可以花上一天的时间,看着电视,独自消灭8只大大的大闸蟹;她能很有耐心,不厌其烦地拆开大闸蟹的各个零部件取其膏腴而啖;她能饶有趣味地用筷子剔出坚壳内美;连灶头都不知怎么开的噜噜甚至还自己学会了怎么蒸蟹。。。第一次和老婆一起吃蟹,有妈妈特制的酱料,很合口味。老婆告诉我:蟹还要配可乐吃。语气斩钉截铁,容不得我说那个什么需得什么配的陈词滥调,尝尝吧,果然,吃蟹大王不我欺也!

我的秋天不像噜噜那样以蟹的季候来划分,只分三季罢了,最早时暑气初消,神清气爽;秋风更甚几分时,正是硕果成熟,大饱口福的时候,然后渐霜风凄紧,琼楼玉宇寒时,我的鼻炎就该发作了。给老婆一个拉风的背影,毁掉一张餐巾纸后,很古龙地说:“秋,凉了”。(实际生活中尚未如此操作过,过于讨打了,危险系数太高!)

可是,这只是秋,你的秋想来也是美丽多彩的吧,秋天的秤子多或有优雅骄傲的生活态度吧。老婆身边的人中,更有和她一天生日,兼对老婆倾心不已的某老师,如此如此接近!缘分也好,运气也罢,都不会只给你一人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永远也不会。

春天的花开得太多了,若问起来以哪种最美,倒张口结舌了。既然如此,在这样的春天也就不要争辩这样的细节了,反正是百花开遍,无谓第一还是最后。就是这样花开着开着的季节,两个人走着走着的时光里,哇哇教书声里,满我手心的汗水里,直顶我嗓子眼的咚咚心跳里,我的千般纠缠之后,老婆的心一软的刹那,我的宇宙中最美的那朵花开了。

几年后,春寒还是料峭时,这小花变了一些模样,发了芽,只还是一样的柔弱一样的美,同一个春天,这花的光彩照人,终于结出连理枝。

这花在整个宇宙中只有这一朵,无前无后。把春花把秋风把冬天的落日都给她,把笑容把宽容都给她,把声音把画面都给她,把你有的把她要的都给她。这花可以一直一直开,别忘了。

我们的故事(五) – Close to you

2

上上次的故事,讲到了学校的早锻炼签到制度。这个制度遭到了同学们的一致bs,为了敲章大家都少睡了不少,后来这一制度慢慢演化成打乒乓也可以签到敲章,游泳也可以签到敲章了。嗯,看来学校还是为我们作了一点实事的。

 

当然,世界上的事儿都有两面性和偶然性。当时看起来毫无可取之处的制度,却也让我在寝室楼撞上了我老婆,可惜未发一言。

 

又是一个偶然的清晨,照例我去签到,从生活区出发,去教学区深处的足球场。经过我们的教学楼的时候,忽然看见老婆在那里走啊走,也要去签到。

 

那个那个既然是同班同学,打个招呼总不打扰吧?“Hi,早啊,侬去拷章阿?”

“嗯”

那个那个既然是同学,聊聊天也总不至唐突吧?“真巧,侬今朝倒是蛮早呃,不大碰到侬呃。。。侬从教室册来阿。。。今朝天气交关好阿,不冷不热。。。 。。。”

 

“嗯。。。嗯。。。 。。。 。。。”

 

其实,话痨也会觉得局促窘迫,对吧?我在“托、托、托”说话时还好,敲好章自己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了,后来想起来也还是挺不好意思地。

 

结果嘛,援引老婆在上个故事的回复吧 :“比起后来的某天早上,实在不算话痨。”  所谓的“某”天早上,好像就是这个早上。。。话痨的定位终于落实了。

 

说起来,还不算是话特别多的类型,可是这几次有机会和老婆碰到的场合,我无一例外都鲜格格了一把。俗话怎么说来着?沉默是金阿。咬人的狗不叫阿。都给抛到脑后了。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就像是在问 为什么每次你出现的时候总有小鸟和星辰在周围?为什么你的眼睛里有月亮的光泽?为什么你的周围总会出现这里那里的男生,就像我。恩–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我们的故事(四)-星星堆满天

1

 

听说月亮上也有白天和黑夜,14个地球日一个白天,14个地球日一个黑夜。由于月亮上没有大气层,所以白天黑夜之间的切换只有一瞬间的时间,地球上的黎明,黄昏,日出,日暮,夜快头。。。都不会在月亮上出现了。

 

还好我们生活在地球,这一切情调我们都有。白天忙忙碌碌10个小时,就可以等来懈怠的黄昏,然后是趣味盎然的晚饭,然后。。。的时光就视个人情况而定了,可以卿卿我我独享二人世界,可以翩翩转转寻欢作乐,可以懒懒散散孵孵空调,可以勤勤恳恳挑灯夜读,可以恍恍惚惚拼点OT。。。

 

大学的时候,通常是饱餐一顿之后玩游戏杀得天昏地暗,然后不洗就睡了。心里很浮躁,没有人生的目标也没有心思来抬起头来看一下,低下头想一下。大二的时候,当时的班主任英语精读老师邀请班级同学去她家里做客,还提供晚餐哦。记得她家离学校不太远,是复式的房型,还带着一个露台,所以那天晚上就招待大家吃烧烤拉。

 

二楼主要是老师的私人房间若干和露台通口,一楼是大客厅;一些同学就在一楼看电视,闲聊;还有一些跑到露台来烧烤;我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就爬上楼看人烧烤 (本来想帮着一起烤来着,无奈烧烤炉旁的几位TX都不愿意旁人插手)。看了一会儿,等吃烧烤,也聊了几句,时间已是傍晚快夜了。这时候,我老婆也从楼下踱了上来。我们在聊天,我老婆就在一旁听。

 

这样的一次不长不短的闲谈也许算是我给老婆留下的第一印象了。多年后回想起这件事,当时我山南地北地讲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给她留下了话劳的印象。现在想起来,那时她挺安静地听我说,有时候点点头,有时候笑,笑起来眼睛还是很大,头发剪了不长的,人不觉得高也不觉得矮,坐在木头楼梯上很文静。

 

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人上来走动,班级里有一个男生在楼下找我老婆找了很久没找到,就上楼来找了,他听了一会儿聊天,帮我老婆剥了一个坚强的果冻。。。没想到,这个坚强的果冻推迟了我的幸福这么多年。。。痛恨果冻!

 

也许那个星星堆满天的夜晚,多么美丽,可是不会比月亮更圆,不会比现在可以和老婆共掌的夜晚更美丽了

我们的故事(三)-晚起吧!如果虫儿也晚起的话

1

我们学校是上海最小的大学之一。宿舍区的楼都是一把年纪了,没办法扩建;而每年新生人数都会增加,这样一来住宿床位就捉襟见肘了,尤其是女生寝室。所以大一这年,我们这幢男生宿舍的底楼就借给女生住了,而我们班的女生都划入借住范围。

那时,我住在四楼,6个人一间房,朝南的,有一个小阳台。在这里,我觉得最惬意的事就是躺在窗边的小床上晒着太阳,睡一下午。美啊!

我们宿舍底楼住着个宿舍管理员,她的办公室就在寝室楼唯一的出入门旁边。每有男生经过,她都会盯着,确保男生都目不斜视,一个不拉地上楼梯。而我老婆寝室离着楼梯不远,斜对面就是盥洗室。。。尽管如此,我在这幢楼住了挺久,一天进出寝室好几回,都不怎么看见我们班的女生走动。

那时,学校有个规定,所有一、二年级学生都要参加一周一次的早锻炼,一人发一张卡,早锻炼一次就在值勤老师那里敲个章,一学期集满20个章换学分。基本上都是来敲个章就走人的,于是乎,每天早上7点半早锻炼快结束时,值勤老师面前都会有无数人等着敲章。。。刚进大学,我还是起得挺早,所以基本上都能赶在巨龙形成前搞定。后来几年,我就加入排队大军,最后,干脆把卡丢给室友,自己继续睡。

这天早上,我起得稍微晚了一点,穿上衣服简单洗漱后就出发了,睡眼惺忪地走到底楼楼梯口的时候,正好撞见我老婆穿着睡衣,端着脸盆,笃笃笃笃的往盥洗室里冲。。。恩,她没看见我,好像冲得太急了。。。真的是,非,常,可,爱。当时楼道口没什么其他人了,那这。。。难道算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相处??时间只有短暂的几秒钟,但我还是把这段记忆留在了心里。

后来,关于这次相处,我问了老婆,她确认了当时完全没有看见我,完全没有!然后她基本上每天起得比较晚,所以从碰不上我,每天早上她都是急匆匆地,所以也不会注意走来走去的其他人。

当然,现在老婆再也不用着急地笃笃笃走来走去了,因为我每天都会帮她起床,不用她自己动手了。每次她都会先恳请你让她再睡5分钟,然后是再睡1分钟,然后在你给她穿衣服的时候,她会请你吃几记老拳,然后再开心的去刷牙洗脸。而我呢,可以趁她没睡醒的时候,捏她的鼻子,每天都可以看她傻乎乎的起床时的表情了!

我们的故事(二) – 蓝调之夜

1

我老婆是个天才,她的学习很好,特别是英文。她有非常活跃和清晰的思路,她有生动的表情和张弛有度的叙述,她很会看很会想也很会表达。心情好的时候,她会很高兴地承认自己的这些优点。

不过,她一直不承认自己有音乐才能,还是一只小小小小布的时候就不怎么唱歌。读书后,她陆续听了很多的磁带,很多很多的粤语歌;而我在小学和初中时听歌挺少的。等到高中的时候,噜噜已经不听歌了。我却从那个时候开始每晚收听蓝调之夜,一个小时的节目,音乐挺不错的,只是有时候主持人的念白稍微长了一点。。。我也从那时培养起对蓝调音乐的一点兴趣。

老婆对蓝调音乐不大感兴趣,后来好几次让我介绍一下蓝调音乐。介绍到后来,我就告诉她,我最早就是从蓝调之夜这个节目开始听的。

就是晚上挺晚开始,有时会放一些挺怪的音乐,主持人以一种快睡着的语调读一大段一大段让人听不明白的话。。。我每天听的!

可是,老婆,你不是不要听的吗。。。

这么晚好像只有这个节目可以听了,再说,其实很多音乐还不错的。

好吧,原来我和老婆吹嘘的这些音乐这些听歌历史。。老婆也都有!我和老婆三年多的时间里每天都听同一个有点冷门的节目!只不过后来这个节目停了;老婆不听了,我还是对蓝调音乐趋之若鹜了好久。。。

老婆对音乐是很有理解鉴赏力的,即使是对兴趣不大的蓝调,老婆也能准确深刻地形成自己的理解。老婆最喜欢的歌是王菲的歌,听老婆讲解王菲的歌都是受益匪浅。不过那时我对王菲的歌叫得出名字的也没几首,最喜欢的就是容易受伤的女人,粤语版的。

大一的时候,张杰考完中级口译后请室友们撮了一顿火锅,老婆和王琳珺也受邀列席(题外话:老婆考过中口之后就决定不再接受培训直接报考高口了,结果顺利首批通过)。吃完饭之后,去唱歌。我五音不全,从来不去卡拉OK丢人现眼的,那次鬼使神差地答应与众同行了。到了那边开唱,大家都唱了,老婆唱了那首容易受伤的女人,粤语版的。 

那天她还唱了其他王菲的歌,都很不错,唱腔很有王菲的味道。然而她唱的这首老歌真的真的太好太好了,我对她的这首歌惊为天人,她对歌的诠释和我心里的期待完全一样。在以后的几年里,几乎每次同学同唱,我都会脸皮很厚地向老婆点唱这首歌。回到寝室后,我向他们夸赞了这首歌,第二天我又夸赞了一下;过了几天,我想起这首歌时,又夸赞了一下。。。嗯,还在寝室里引起小小的波动。。。 

除了这首歌,我的K歌经历就是惨痛惨痛惨痛!那次,我在张杰的怂恿下唱了一首完全不会唱的歌‘999朵玫瑰,非常难听,我不骗你,反正我从没听其他人唱得这么难听过。。。自卑死了。。。实在不敢面对老婆。。。 

唱歌难听如我也能讨到我老婆,那时的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现在写出来,也还会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的故事 – 30公分之外的开场

2
 

2000年是新世纪的第一年,也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年,进大学之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军训。

 

8年前初秋,一点也不比现在的天气更凉爽。在那样天气军训是一件非常折磨人的事情,幸好我站在第三排不是那么的显眼,可还是每天盼着时间快点过去。军训中站军姿和队列练习是最无聊的项目了,有一天教官就在队列练习上搞了一点小变化,让两排队伍先是背对背齐步走,走得还挺整齐的,然后是向后转之后的面对面齐步走。。。两排队伍面对面走,一排是男生一排是女生,走得越来越近,教管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继续走,听口令,121。。。于是大家继续走,但步子越来越小。。。预感到会有一场滑稽的大碰撞,队伍中涌起了小小的骚动,走我旁边的是我上铺,他对面的女生抿着嘴拼命忍住笑,我上铺很严肃的和她说了:表笑。然后,她就忍不住地笑翻了,低着头。我看着她,觉得她真的很喜欢笑,然后眼睛真大。。。然后。。。口令来了:立定!当时我和这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只有30公分,恩,当然我上铺离她的距离只有10公分。。。

后来的后来,这个女生终于成了我老婆。

 

你看,也许当时你们只相距0.01公分,也许会是30公分,也许这都不重要,缘分并不因你们之间的距离而改变。靠得再近都要抓紧,离得再远也不要放弃。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