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出差

单身的一周

0

上论坛看帖子,看到高兴的时候,对着书房大叫大噜一起来看,才想起来大噜已经出差去了。

大概是安定了太久了吧,这次真的不习惯。

好想出去玩,好想找大噜回来。但是假期假期。。。

生活变了样,生活方式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啊。

哦,我的单身的一周要怎么过呢?好好计划一下!!

月圆之夜

1

  前天是农历1015号,所以月亮显得很圆,通常这是狼人/超级赛亚人/国产妖妖鬼鬼/进口吸血鬼出来活动/Cosplay/吸收组织成员/聚餐/压马路的日子,还好我这里太平盛世,风情云高,一样也没遇上。

 

  可是在夜里看书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另一个对头蚊子。如果房间里有两个人在,通常我和蚊子可以和平共处,可惜昨天只有我一个人,狭路相逢只得开始战!

 

  我知道一个道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所以我把拖鞋脱了。战术奏效,78个回合后歼敌成功。我在心里得意地总结,这两年蚊子的技术进步主要体现在恶劣环境下作战能力和超高空作战能力:以前入冬了哪里还会有蚊子,高层建筑里的蚊子也比较少。我估计下一步蚊子的主攻方向可能是隐形/声作战,评估现在蚊子普遍实战能力很强,实现这一点也许指日可待了。

 

  忽然想到了,上个月歼灭的一个蚊子。晓风残月,夜深人静,我和噜噜在家里睡大觉,然后噜噜捅了捅我的肋骨,嘟囔着左脸被咬了,我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起来点了蚊香,给噜噜上了药,睡下了;不一会儿,噜噜又踢了踢我,原来右脸又被咬了。。。我起来查看了噜噜的伤势,两个块非常对称。给噜噜上了药,又躺下了,迷迷糊糊中我觉得左脸好痒,一摸,一个蚊子块,和噜噜的受伤部位是完全一致的。这次我药也不上了,把头缩起来继续睡,忽然听到右耳边有蚊子的轰鸣,条件反射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有血。开灯一看,这个蚊子终于game over了。

 

  看着我们脸上完美对称的这些蚊子块,我和噜噜推测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蚊子。也许是因为蚊子所在的村庄遇到了水资源问题,村里的GECK(水净化系统 Garden of Eden Creation Kit)坏了,需要一只蚊子站出来拯救村庄。这只蚊子为了证明自己是"Chosen One"就接受了咬我们对称四口这样一个任务。很可惜,任务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之一就是人类也是在不断与时俱进的,包括发明了能让蚊子晕乎乎的电蚊香。这种进步,也许会使人觉得生活在现在有那么一点点悲哀,因为几千年的文明文化已经积成一座巨大的山,任何一个个人和它比起来都非常渺小。经常YY早活几千年我也整几个“道可道,无间道”之类的话,那我也流芳百世啦。可是想一想,如果没有看过无间道,没有看过道德经,估计我是很难说出这么牛的话了;很幸运的是我都看过所以我才会在这边JJYY一大通,活在山顶的感觉真好。

 

  转个身想,真的牛在每个时代都会放出牛X的光芒。一直到现在还有新的物种,新的科技,新的想法出现欧洲造出超强对撞机,美国人造了iphone,日本造了无数BT,我们发扬了三聚氰胺的新用法。。。

 

  最后,实在牛不过古人,却心有不甘,各么也可以给传统的东西都被打上了深深的新时代烙印,想象一下西施穿着件蓝色的长袍,旁边走出一个穿着Prada的女魔头对西施的美丽提出异议:蓝色长袍?确切的说是蔚蓝色?你以为是你选择了这种颜色吗?2002年Oscar de la Renta设计了蔚蓝色长袍,在同一季Yes Saint Laurent也带来了蔚蓝色的军装夹克,随后渗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后,这个颜色被赋予了现在的审美意义。so, 可以得出结论:no fashion no Xishi!嗯,流行万岁。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