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个月开始,小噜的睡眠就一直是个问题。哄小噜睡觉一直是我家谈之色变,闻之心惊的一个问题。

每到小噜玩累了,想睡觉了,他就开始使劲的“作”。躺着也不好,抱着也不好,坐着也不好,趴着也不好,给玩具不要,给吃的不吃,但是一抱起他,准备哄他睡觉呢,他又扯开嗓子哇哇大哭。不管他,让他自己去呢,他就躺在床上哼哼唧唧,最终也是哇哇大哭。无论是哪种情况,他大哭起来,都是脸涨得通红,委屈的要命,小嘴从瘪着一直到张大成O型,喘不过气来的嚎啕大哭,好像有人打他一样。

所以,哄小噜睡觉,成了我们家一幢大事。最先是老妈上场,小噜跟外婆关系最好,有时候哭个两声,也就乖乖睡觉了。后来跟老妈分开一段日子,再住回来,小噜就翻脸不认人了,老妈于是败下阵来。之后,我看了一些国外“砖家”写的某些歪门邪道的书,想着要训练小噜自己躺在床上睡觉,结果就是小噜连续嚎啕大哭2个多小时,哭得一口气头透不过来十几次,哭累了睡5分钟,醒了继续哭,这样反反复复1个星期,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话说前三个月的小噜无论醒着睡着一直是要人抱着的,放到床上马上就大哭,累得老妈生了场大病,我也发了好几次烧。

接下来是英雄人物小阿姨的出现,大大增加了小噜的幸福感。小噜在小阿姨的怀抱下常常没哼两声就睡着了,有时候甚至一天都不哭,小噜终于过上了一天能睡超过16个小时,一次能睡3个小时的幸福生活。而之前我们住在浦东的时候,虽然请了育儿嫂,小噜却10个小时都睡不到,当时我和大噜都很害怕太少的睡眠会影响小噜的大脑发育。小阿姨拯救了我们,也给小噜的睡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后是大噜华丽丽的登场。大噜的出现,充满着建设性和破坏性的双重效果。在某一天,我们忽然发现大噜居然可以做到成功让小噜睡着。虽然小噜会挣扎性的哭两声,但总比在我们手里嚎啕大哭还不肯睡觉要强很多。于是在小阿姨不来的日子里,大噜担负起了重任。奇怪的是,自从小噜在大噜手里越来越驯服的睡觉后,别人哄小噜睡觉都变得艰难起来。有一段时间,连小阿姨抱他睡觉,他都要穷哭,以至于有几次他要哭闹一个半小时才肯睡着。我们都觉得这肯定是大噜的责任。还好,小阿姨终于妙手回春,慢慢得又把小噜调养好了。有一段时间,我们有了小阿姨和大噜两张王牌!当然,白天还是主要靠老妈。

和谐的日子过了很久,小阿姨终于要回归家庭,而大噜因为要加班,一如既往的靠大不住。鉴于我在哄小噜的问题上一向很挫,重任又落到了老妈的身上。由于小噜跟老妈关系很好,所以有时候会给点面子哭两声就睡觉,有时候就非常吵闹。这时候,后起之秀,老爸出现了。现在,小噜下午的抚养问题由老爸接管。虽然每次老爸哄小噜睡觉,小噜总要大哭大闹一番,但是终于还是肯乖乖的睡着的。

小噜从不肯好好睡,到有规律的每次睡3个小时,每醒1.5个小时就要睡觉,到现在要醒3、4个小时才睡,每次睡0.5~2个小时不等。这中间都是我们与他斗志斗勇的斗争史。昨天晚上他10点钟醒来哇哇大哭,我终于在时隔多月后第一次成功把他哄睡着了,看着在自己怀中还挂着眼泪的熟睡中的小噜的脸,我感到每一次哄他睡觉都是一次我们的意志和小噜的意志的对抗。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一次我胜利了,所以我很安慰,很多次我失败了,我感到非常有挫折感。所以,哄小噜睡觉有时候会让我们自己感到很挫败,心情很差。可是,我们一次一次的战胜小噜,不知道他会不会也有很多负面的情绪呢?今天带小噜去ifc,在逛店的时候,小噜无聊的在我怀里睡着了。这么和平的睡眠,我们都感到很快乐安稳。可是回来后,他晚上又闹到近11点。我和老妈的连番败下阵来,最后大噜终于强行摆平了其实已经很累的小噜。我们却不感到高兴,我和大噜说,这样不知道小噜会不会产生睡眠障碍? 可是要怎么办呢? 他真的不会自己睡觉啊。大噜说去网上查一查,唉!

奇怪的是,从昨天开始,小噜突然不要本来的王牌大噜抱了,别说哄他睡觉,就是抱抱他,他都要撕心裂肺的大哭。唉,乃个是你老爸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