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到重庆之前,先在网上查了功略。大致网上的游记都提到重庆的一个特点——麻辣美食。许多文章都写了那些原本以为很能吃辣的人到重庆被麻辣美食疯狂挫败的经历。我是以不能吃辣著称的,所以没想过到重庆来挑战自己的味觉。为了防备我的肠胃在重庆受到摧残,老妈特意给我带了胃达喜、黄连素等药,临走还塞给我一大包饼干,以保证我这个不吃辣的人在重庆不至于被饿死。

可是,来了重庆,怎能不吃辣?满街的火锅、川菜、小食,铺满了红红的辣粉花椒,那个香气飘呦,在出租车上就闻到那股子麻辣味儿。在这儿,不吃辣就意味着没东西吃。而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儿又特别想吃辣,可能是潮湿的天气的关系吧。管它呢。第一顿晚餐,2086香辣虾。不知道和2046有啥关系?破破的小店,顾客盈门。好不容易找到个座位,四周全是吆五喝六猜拳的人,江湖气好重啊。上来一大锅虾,满满的一片红,只要46块!那个香气直往鼻子里钻,下筷子喽。好。。。辣,擦一把汗,继续,辣呀。。。喝汽水,继续。。。。好辣,可是还是放不下,太好吃了。嗯,这跟我在宜昌吃得香辣虾味道很相近啊,当然,宜昌的虾更新鲜,而这里的味道更够劲儿。吃了一身汗,回去了,很有成就感。

第二顿晚餐,我的可怜的供房子的senior不跟我们一起去吃饭了,我带着北京的spa mm独闯解放碑去吃外婆桥火锅。流水席,环境不错。为了省钱,俺们要了个重庆人最常吃的红油火锅,服务员提醒说,很辣哦。不管。上来一锅红汤,恐怖。刚开始吃,还好嘛,辣是辣了一点,也没太觉得啥。慢慢的,火把辣椒味儿烧出来了,不对了。挺能吃辣得mm也开始流汗了,我更不济,到处找纸巾。红红的辣椒水在锅里翻腾,捞出来的菜品都是一层辣椒油,又烫又麻又辣,放进嘴里,眼泪都留了出来,我忍、我忍、我实在忍不住了,跳起来,冲到自助吧就去拿冰西瓜,恨不得直接塞嘴里算了。太辣了,辣得我觉得自己的嘴唇像香肠一样又厚又重,辣得我坐不住,只想站起来跳几下,浑身都出汗。

当天晚上,睡在被窝里也一直出汗,半夜还被自己嘴唇辣醒。第二天,感冒了。。。

第三顿晚饭,客户请我们去南山吃猪圈火锅。基于外婆桥的惨痛经历。我对火锅心有余悸。客户再三说,猪圈火锅才是最真宗的重庆火锅呢,好吧,那就再受一次刑吧。上来一个鸳鸯锅,中间一圈白汤,周边一圈红汤。一股香味儿,嗯,我馋老虫又范了,把上次的教训抛诸脑外。夹起一块牛肚就往红汤里涮,哦,好吃哦。继续继续,不知不觉,吃了1个多小时,居然不怎么需要喝水,虽然还是汗流浃背,但是好吃!难道我的吃辣水平锻炼出来了?客户说,因为是鸳鸯锅,所以辣汤会比一般的红油锅稍微不辣一点。切,忽略不计。

周末,继续扔下小senior,现在男人真难搞。带着spa mm去磁器口和洪崖洞玩。一路上尝遍各种重庆小吃。盖着一层花椒的麻辣羊肉串、不知道名字的麻辣凉皮儿、凉粉、有名的酸辣粉、泡椒肥肠米线、串串、当然,也有不辣的糍耙什么的。太好吃了,奇怪的是,我居然没觉得怎么辣,甚至在吃肥肠米线时,觉得辣得不够味儿。老板娘奇怪的看着我这个外地人,又给了我一勺子泡椒。实在没想到,我在重庆居然能毫无障碍的尝遍各种小吃。

周日本来想去南山尝尝有名的泉水鸡,可惜spa mm也半路退出了,剩我一个人上山不安全,在朝天门看了嘉陵江和长江的两江交汇处,爬了半天的马路,没找到长江索道,只能败兴而归。算了,留待以后和大噜一起来吃美食逛重庆吧。我可是辣不倒的噜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