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认识到现在,大噜对我的称呼变化过程为:噜噜洛洛丢丢布布,其间偶尔穿插有妖怪噜噜、妖怪洛洛、妖怪丢丢、妖怪布布,以及布布假扮的木木,丢丢的打手biubiu等。各种ID常常互相打架,大噜曾经为了寻找被丢掉的洛洛丢丢和布布离家出走背井离乡过,非常欢乐!

最近半年,大噜开始习惯性称呼我为“老婆”,但我认为“老婆”并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个称谓(title),因此在这里严正抗议:抗议使用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称呼!

话说从认识到现在,大噜称呼我大名的次数用一个手都能数得出来,问他,他说,我的大名给他的感觉太异于平常的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