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和大噜一起看电视,看到某台演唱会请崔健和周杰伦同台演出。崔健倒数第二出场,周杰伦压台。娱乐主持人说起,似乎很有些唏嘘。

又采访了些人,包括周杰伦和郑钧等R&B人士和摇滚人士,谈起两种音乐的交流之必要与有益。然观观众情绪,国内摇滚终究是比节奏布鲁斯的受欢迎程度大大的不如。

我于是有些不服,又有些得意。和大噜谈起,我倒是很喜欢崔健,以前也常听崔健的歌,又看过他的访问,对他很有好感。心里不免又想起大学一年级初涉酒吧,第一个常去的酒吧就是大学附近一条小马路上的Hard Rock. 以至此后混迹于酒吧,成了我大学时代的重要文化生活和感情宣泄。便有些遗老的得意,似乎觉得自己之与摇滚也是有着一些渊源和喜欢的。

摇滚人士似乎都很纯粹,所以激烈而脆弱,便与我一向标榜的自我有些相近。当然我很有自知之明,和大噜谈起,上次看崔健的采访,谈起现在要做摇滚实在是要赔钱以至于生存困难的,然而,即使如此,如果我像粉丝一样向崔健表露我极喜欢他的心情,仍然要被其毫不犹豫的加以鄙视唾弃的。因为连我也自知我的喜欢,实在是像一个法国外省人带着些想要挤入巴黎上流社会的窥探性的虚荣而已。大噜大笑,道是。

谈着谈着,忽然谈起了一个叫郑钧的人。我忽然惶恐,在脑海中极力搜索。蓦地羞愧满脸,原来我记起我所说的喜欢的崔健,竟是另外一个人,正是郑钧。由于谈到了摇滚,刚才又有郑钧的采访,便误认为郑钧就是崔健,怪不得刚刚还诧异怎么表演中的崔健似乎老胖了很多。

去书房下载一些郑钧的音乐听,大噜顺便把郑钧和崔健的图片找出来给我辨识。我指着郑钧的图片老实的指认只认识这个人。至于崔健,我也诚实的回答,因为他的形象,很难一时接收他为偶像,真正如莉娜因巴斯难以相信王子竟然是个中年啤酒肚一样。

为了纪念这教训,现贴郑钧与崔健的图片如下:

郑钧
郑钧

崔健
崔健

噜噜

于2007年6月27日凌晨1点49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