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确定月底回上海呆几天,心里非常非常高兴,脑子里想到的都是上海的秋天:横扫一切烦恼的阳光、1988年以来就没有什么改变的襄阳公园、不出汗的额角头、叫不大响的财积,甜丝丝的空气,桂林公园的鹌鹑串,我从来也搞不清区别的两用衫和夹克衫。。。

今年的糖炒栗子不知道甜不甜糯不糯,淮海路上的两家店的栗子还会差那么多么?鼎辣重新开业还用老油么?噜噜可以开车去蟹仙楼了,开什么车呢?小噜可以叫出好多动物的名字了,要带他去野生动物园么?肇周路多了好多吃的,要去尝尝么?大舅舅会邀请大家去小镇做客么?诸圣堂新来什么传教么?银行的服务会更好一点么?

反正,我们要回来啦!

写在最后:香港到了9月,出乎意料地早晚凉了,原来也入秋了